您的瀏覽器不支援此腳本 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行政院環境保護署固定污染源管制資訊網形象圖

:::有害空氣污染物

重金屬

重金屬

 重金屬污染物具有存在型態多變性、遷移轉化之廣泛性、產生毒性效應之低濃度性、對生物體累積性、對環境危害之持續性及無法完全分解等特性。故重金屬對環境之衝擊可能要比其他一般有害物質更為嚴重、更具潛在危機。環保署近年來也積極針對重金屬中的鉛、鎘、汞及砷進行排放調查,以及針對重大排放源研擬相關管制策略。鉛、鎘、汞、砷等四種重金屬之來源及危害性如表2。

 

表2、鉛、鎘、汞、砷等四種重金屬之來源及危害性

物種

熔點

可能分佈型態

可能來源

危害性

1755℃

氯化鉛、氧化鉛、 Pb(g)

電池產品、塑膠製品、塗料、農製品等。

屬於慢性累積性中毒,尤其對於神經、造血及循環系統產生極大危害。

767℃

氯化鎘、氧化鎘、氫氧化鎘、 Cd (g)

電鍍工業、 PVC 安定劑 ( 塑膠製品 ) 、塗料、電子工廠等。

鎘於生物體內累積性強,會引發貧血、腎傷害、肝病變及新陳代謝等危害、如痛痛病等。

-39℃(沸點357℃)

氯化汞、 Hg (g) 、氧化汞、甲基汞

鹼氯工業、電器用品、日光燈及水銀燈廠等。

容易蓄積在人體的腎、肝及腦中。對鹵化汞而言會導致中樞神經疾病,如水俁病等。

613℃

(昇華點)

氯化砷、氧化砷、硫化砷、 As (g)

皮革及金屬合金添加劑等。

砷的累積可能引發急性中毒,症狀為脫水、循環器官障礙等,如烏腳病。致死劑量為120~200 mg ,無機砷比有機砷毒性大。

 

       重金屬之法規管制面上,「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」訂有鉛、鎘及其化合物排放標準,另依行業別分別訂有「鉛二次冶煉廠之鉛排放標準」及「廢棄物焚化爐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」,重金屬排放管制相關法規如表3所示。

 

表3、相關重金屬排放管制相關法規

法規名稱

發布日期

危害性

固定污染源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

81/04/10

◎ 鉛及其化合物:10 mg/Nm3
◎ 鎘及其化合物:1 mg/Nm3

鉛二次冶煉廠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

81/08/28

◎ 鉛及其化合物:10 mg/Nm3

廢棄物焚化爐空氣污染物排放標準

95/12/25 修正發布

96年1月1日(含)以後設立之廢棄物焚化爐
(一) 處理量未達4公噸/時 
◎ 鉛及其化合物:0.5 mg/Nm3
◎ 鎘及其化合物:0.04 mg/Nm3
◎ 汞及其化合物:0.05 mg/Nm3

(二)處理量4公噸/時以上 
◎ 鉛及其化合物:0.2 mg/Nm3
◎ 鎘及其化合物:0.02 mg/Nm3 
◎ 汞及其化合物:0.05 mg/Nm3

96年1月1日前設立之廢棄物焚化爐 
(一)處理量未達4公噸/時 
◎ 鉛及其化合物:0.5 mg/Nm3
◎ 鎘及其化合物:0.04 mg/Nm3
◎ 汞及其化合物:0.1 mg/Nm3

(二)處理量4公噸/時以上 
◎ 鉛及其化合物:0.2 mg/Nm3
◎ 鎘及其化合物:0.02 mg/Nm3
◎ 汞及其化合物:0.05 mg/Nm3

 

  環保署已建置國內重金屬排放資料庫,包括焚化設施、燃煤發電鍋爐、燃煤汽電共生鍋爐、燃煤蒸汽鍋爐、電弧爐、燒結爐、集塵灰高溫冶煉設施、水泥窯、瀝青拌合、非鐵二次冶煉、半導體砷排放及光電業砷排放等。

  歷年重金屬(鉛、鎘、汞、砷)排放量如圖3-6,107年之重金屬鉛、鎘、汞、砷年排放量分別為 32.43公噸、0.87公噸、1.61公噸、3.31公噸,其中以燃煤發電及汽電共生鍋爐為主要排放業別。101年度新增納入燃煤蒸汽鍋爐、瀝青拌合等業別之排放量,民國103年及104年分別增加燃材鍋爐與燃油鍋爐,使得排放量涵蓋範圍更加完整,故推估量較以往高,107年度移動源車行里程數資料更新至 TEDS10.0。

 

(一)鉛:

       推估107年重金屬鉛排放量約為32.43噸/年;移動污染源(車輛行駛排放)及電力能源產源(燃煤發電鍋爐、燃煤汽電共生鍋爐及燃煤蒸汽鍋爐)是國內鉛(Pb)主要排放源。民國107年國內燃煤量56,343千公噸,略低於民國106年56,783千公噸,加上林口、大林電廠新機組於正式商轉,燃燒效率佳與粒狀物捕捉效率高,使整體排放係數下降;另,107年的燃油量大幅減少,降低了燃油鍋爐的重金屬排放;107年燒結爐的排放係數於更新後降低,雖然燒結礦的產量增加,但是其整體排放量下降,移動源活動強度更新為TEDS10.0,因汽車里程數上昇與納入計算之車種新增使移動源的鉛排放量上昇。

 

*本圖不含移動污染源

 圖3 歷年重金屬鉛排放量變化

 

 

(二)鎘:

       推估民國107年鎘排放量約為0.87噸/年;其中電力能源產源仍是國內鎘(Cd)主要排放源,占超過五成。107年之燃煤量低於106年,國內未來能源使用趨勢將逐漸從煤主氣從轉變為氣主煤從;同時林口、大林電廠新設燃煤機組陸續正式商轉,整體排放係數下降,排放量減少;107年的燃油量大幅減少,降低了燃油鍋爐的重金屬排放;107年燒結爐的排放係數於更新後降低,雖然燒結礦的產量增加,但是其整體排放量下降。

 

*本圖不含移動污染源

圖4 歷年重金屬鎘排放量變化

 

 

(三)汞:

      107年排放量約為1.61噸/年;電力能源產源於101年加入燃煤蒸汽鍋爐及103年加入燃材鍋爐與燃油鍋爐之推估,使得近年推估排放量增加,廢棄物焚化爐及集塵灰高溫冶煉也因係數之修正而有所增加,火化場之係數則因考量防制設備的建置情形而修正降低。主要之排放源為電力能源產生源、廢棄物焚化爐及水泥窯。107年之燃煤量56,343千公噸低於106年56,783千公噸,新機組燃燒效率佳與粒狀物捕捉效率高,整體排放係數下降,排放量減少;107年的燃油量大幅減少,降低了燃油鍋爐的重金屬排放;107年水泥業產量維持穩定,但近年許多水泥窯都更新了粒狀物防治設備,使排放係數下降;107年燒結爐的排放係數於更新後降低,雖然燒結礦的產量增加,但是其整體排放量下降。

 

*本圖不含移動污染源

圖5 歷年重金屬汞排放量變化

 

  

(四)砷:

      107年排放量約為3.31噸/年。除電力能源產源外,各固定污染源歷年砷(As)的排放量無較明顯的變化,依據目前檢測數據推估,電力能源產源為國內砷(As)主要排放源,約占六成左右,該類因於101年後陸續加入燃煤蒸汽鍋爐、燃材鍋爐與燃油鍋爐之推估,使得近年推估排放量增加。燃煤部份,除活動強度降低外,林口電廠使用107年度計畫檢測的排放係數計算,排放量減少;107年的燃油量大幅減少,降低了燃油鍋爐的重金屬排放;107年燒結爐的排放係數於更新後降低,雖然燒結礦的產量增加,但整體排放量下降。

 

*本圖不含移動污染源

圖6 歷年重金屬砷排放量變化

 

 

註:本資料於每年7月底更新前1年資料